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中心 > 南海动态如何影响石油的命运

媒体中心

公司要闻 行业资讯

南海动态如何影响石油的命运 返回列表 ->

发布时间: 2018-01-14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在12日作出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后,各大网站新闻头条、微博和朋友圈都被南海问题刷了屏,各种疑问也层出不穷。那南海为啥这么招人惦记呢?

渔业资源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南海蕴藏了巨量的油气资源,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估算南海藏有110亿桶石油和19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不仅如此,南海更是世界第二大海上航道,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是东亚诸国的“海上生命线”,将近有三分之一的全球原油和超过一半的液化天然气贸易需经过南海。

南海可能成为“第二个波斯湾”。对于南海的油气资源储量,不同组织机构资源储量评估数据出入较大,而且多为估算储量,证实储量较少,但一致认为储量巨大。这一方面是由于南海地质复杂,勘探程度较低,另一方面是由于南沙海域存在争议区,各国的地质调查数据缺乏交流共享。目前,中国国内评估最为乐观,根据全国第二轮资源评价结果,整个南海的石油地质储量约在290 亿吨,将成“第二个波斯湾”,天然气储量约为56.6 万亿立方(509 亿吨油当量)

 

南海油气勘探开发现状:集中于南海北部,南部深水开发待加强

60 年代开始,南海油气的勘探与开发已有半个世纪的发展。在半个世纪,南海的勘探与开发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20 世纪50 年代末至70 年代末,为海上油气开发起步阶段,这一阶段技术、规模等相对比较落后,20 年间总计钻井数不到20个。第二阶段是从20 世纪80 年代初期到21 世纪初,1982 年成立中国海洋石油公司通过对外合作、共同开发的形式加大了对南海油气的勘探与开发力度。第三阶段是从21 世纪初到现在,南海油气逐渐走向自营、走向深水,呈现出全面发展的态势,但总体水平仍不高。

南海探明率仅为2.7%,勘探生产集中于浅水海域,深水区勘探生产处起步阶段且仅限于南海北部。南海目前已探明的可采储量为8 亿吨左右,仅占总储量的2.7%,已勘探海域面积仅为6 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仅为6%,探明率相当低。 目前已发现油气田350 个,其中处在我国传统疆域内120 个,南海南部共发现深水油气田19 个,其中我国传统疆域内13 个。南海北部深水区目前的油气勘探活动主要集中在珠江口盆地南部深水区及琼东南盆地南部深水区,而南海南部的勘探则基本没有。我国南海的油气开发基本上集中于南海北部靠近大陆架的浅水区域,如北部湾盆地、珠江口盆地以及琼东南盆地,作业海域的水深大都在 300米以内,北纬 17 度以南的海域基本上没有涉足,经过20 多年的发展,南海北部边缘浅水盆地已发现多个大中型油田,日前该区年产天然气和原油量分别为60 亿立方米和1700 万吨,其油气当量产量已占中国近海陆架盆地一半以上。

我国对南海油气资源利用仍较低。目前中国主要集中对南海北部的油气进行开采,而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则集中对富含油气南海南部进行开采。从各国对南海的油气开采利用率来说,中国目前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来自南海的石油日均产量仅占中国石油日产量的7%,来自南海的日均天然气占比也仅有4%,而利用较好的马来西亚则两个比例则高达90%56%,即使是绝对生产量也比均中国高出至少两三倍。

南海勘探开发的有利条件及挑战

1、南海勘探开发的有利条件

深水油田勘探成功率较高,开发回报高。深水油田开发虽然成本数倍于陆上,但其回报也相当丰盛。首先,深海油气储量巨大,一旦发现油气储藏,则规模往往也十分巨大,平均而言,深海和浅海单井储量比例为159:7,储量相当可观;其次,深海油气勘探成功率也相对较高,例如墨西哥湾成功率为30%以上,巴西坎波斯湾则高达50%

2、南海勘探开发的主要挑战:南海周边国家争端

南海争端源自于南海油气资源之争。在60 年代末之前,南海的形势非常平静,相关国家均承认南海主权属于中国。1968 年,联合国相关资源机构发布了报告,提出南海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之后南海周边的国家纷纷提出对南海岛屿的主权要求,并采取行动开始占领相关岛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则进一步助长这一争端,其规定拥有岛屿就可以拥有一定海域的资源,岛屿甚至成为主张边界与专属经济区的依据。从上世纪70 年代初开始,南海周边国家便开始大肆在我国领海、毗邻区和专属经济区开采油气资源。

由于历史和现实等原因,南海问题十分复杂,已经形成“六国七方”的割据格局——中国、越南、文莱、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中国台湾七个主体均表示对南海部分岛屿和海域拥有主权。目前,“六国七方”的争端焦点主要集中自富含油气资源的南沙群岛。除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已经与与埃克森-美孚、英荷壳牌等两百多家西方公司在南海深水海域合作钻探了1000 多口钻井,发现油气构造200 多个和油气田180 多个,其中超过八成是处于争议领域,据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战略室专家估计,南海周边国家年石油产量约5000 多万吨,超过大庆油田的年产量。而中国目前只是对南海南部做初步探测,在南沙海域没有一口自己的油井,未产出一桶油。造成这种被动局面有多方面的理由,主要是因为中国从和平崛起,维护南海局势稳定出发,保持克制的结果。

介入南海油气勘探是主权行为,寻求共同开发是解决之道。南海地区一向被视为重要的战略要地,事关多方的利益,美日等国插手南海局势也是出于其利益考虑,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不仅会损害各方利益,更会影响地区的稳定,甚至会影响到世界和平。因此,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和平解决南海问题可能性最大。当前,我国三大石油巨头资金充裕,技术水平较高,已有能力对南海深水油气进行勘探开采,应适时改变不作为的做法,积极参与到南海南部深水油田的开发中,这不仅能保证中国石油安全供应,更是一种保卫领土的主权行为。纵观世界的历史,解决油气争端的的最好解决方案之一便是建立利益共同组织,合作开发。典型的例子包括1922 年沙特和科威特两国协议划出一块缓冲区,对该区资源进行平分模式的合作开发;相信随着合作开发的进行,我国凭借三大石油公司的技术和资本,定能开拓另外一片油气开发的广阔天地。